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|忘记密码?

冰城在线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交友

社区广播台

母亲的珠链断了

查看: 18287|回复: 0

[推荐文字] 母亲的珠链断了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3-1-1 16:04:01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 家中有一本页面已经发黄了的《读者文摘》英汉对照本,里边有许多触动人的心灵的故事,《母亲的珠链断了》是其中的一篇。 ' B% Q1 l; c; F
$ v: g& }: Q2 h9 ^$ n0 R0 P( Y
        母亲的珠链断了
6 ?! K9 c& d+ J# k4 {2 `) x) ?/ P$ ^" B5 a
       父亲死后,我们有时很缺钱使用。有一次母亲接受了陪伴一位老太太的职务。母亲长于朗诵,她和富裕而患有风湿病的艾芬汉夫人相处得很好。
8 ~# E) O2 K- y) x7 o$ i  G* P$ Z8 n4 c1 C2 f* I0 G
        艾芬汉夫人患了风湿病,终于不得不到一位纽约的医生那里去求医。母亲已有多年未去纽约,因此艾芬汉夫人告诉她要她陪同前去,而且说她们要在豪华的广场旅馆逗留一个星期时,母亲无限兴奋。
( C- j$ b9 ?1 |
4 S: E6 A/ C) j7 @0 }2 ]" k0 X7 C        她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时候,脸上突然有了忧愁的阴影。“我没有想到衣服!”她喘着气说。“我究竟有什么衣服可穿啊?自然我有我那串珍珠,”她若有所思的又补了一句。“一件黑衣裳,配上那串珍珠,我完全可以见人了。” - X# K) G$ I, r

1 v+ ]$ Z5 i. d1 ^5 w        我给过妈妈一串珍珠,一串花了三块九角八分买来的很好的珠子。从那时起,她总在说要买一件十分相称的黑衣裳,好来佩戴这串珍珠。于是我们现在去所罗门先生的店铺里。很凑巧,他拿出了一件黑色衣服,看上去真像是专为那串珠子而做的。穿在身上温文娴雅,真使人想到在广场旅馆喝下午茶的意味,于是我便非常乐意地买了它。
) p4 K7 M: n: u9 h7 r5 J7 V' Z9 O. L: }- @3 C0 k
        直等到母亲从纽约平安回家以后,我才知道她和她那串珍珠的特殊经过。 3 U3 \1 p" |, z9 U3 T% Z% D. m  g

. m' g% W, Y: a& W& M. {+ R        一天晚上,母亲和艾芬汉夫人吃过晚饭,走过广场旅馆的大厅时,那串珠子突然断了。 2 Y; N; f- i- C2 U( r0 Q: I4 w5 V
8 ^( Z6 ~3 \) O1 y
       “哎呀!我的珍珠!”母亲一声惊呼。顷刻之间一阵轰动。有一个殷勤有礼的美国海军军官跑来帮忙,动手就捡珠子。那时旅馆侍者的领班来了,断然把那个海军中校推开。“先生,对不起你。但是在侦探主任未来之前,我得为此事负责。请大家避开一点,好让我们在这个太太周围画个圈儿,不让一颗珍珠失落。”
4 V/ `4 v, y# p  B% H) f/ o
; ?4 S9 H1 u4 u# J; E       “噢,谢谢你!”母亲说。旅馆侍者对她这样殷勤,她实在很高兴。她声音轻轻的一下向这个人、一下向那个人道谢,一直谢到找回最后一颗珠子才停。9 ~3 ^8 t7 W2 N( k

) Q2 i+ l7 T& L        “太太,您要不要我把这些珍珠封进一个信封,放在旅馆的保险箱里,到了您要把它串好的时候,再交给您?”侦探主任问她。
9 _+ H- I" a! I1 f2 N3 Q; g8 L" T2 v0 g" y( ]
        “那太好了!”母亲说,并心满意足的在柜子前面等候收据。
5 P2 m& u7 c* }$ O2 V+ b% X8 K" E" j; }
        翌日,母亲在街上散步,停在一家华丽首饰店的橱窗前观看。她忽然想起这正好是重新串起珠子的地方。这一定是命运替她安排的,使她刚巧来到此地。 7 |& t& X; m+ f3 H* L) J1 ^6 W+ K% z2 D  h

9 P) ?% g5 q# s" k/ W5 \         她走进了店里。一个身穿燕尾服、高个子的男人迎了上来接待她。 4 g# R1 ~" u/ L, m8 n
, F2 k  D2 z/ v# x- b; Z/ Y$ p
        “我有一串珠子散了,你们可以在一两天以内把它串好吗?”母亲问道,“我是从外地来的,如果可能,我想越快越好。”
! N4 J! a$ U. `4 ], T0 w/ _* b5 G; E4 V4 w% o! T6 P7 u
         那个男人非常谦恭有礼。“我去问问看,”他说,“夫人有没有把珍珠带来?”
; }& B) P6 R# i6 Q8 j
# A, O" W. K6 l. x        “没有带来,”母亲说,“我把珍珠放在广场旅馆的保险箱里了。”  # ^9 I' M$ J2 e

# A! ~; L* m5 |0 u5 J        那个男人拿起电话,给广场旅馆客客气气地通话。“如果夫人没有另外的公干,我们的德韦特先生今天下午可以到广场旅馆把珍珠取来。我们盼望您跟德韦特先生带着珍珠一同来到这里,亲眼看我们串珠。”
/ y) J. c: X& w/ \- N# {1 M' X, k+ \  v& o* \9 I
        人家对她如此殷勤,母亲有些飘飘然。大家对她的珍珠这样重视,多叫人高兴啊!“我真想亲眼看看!”她感谢地说,“我的珍珠是我最珍贵的东西。”
" G! R4 L+ r$ i$ M9 c( l' u5 z   ' P% v- Q: u: F3 z. F' b1 p
       “的确是的,”那个高个子的男人说,“三点钟好吗?” % B0 [" ^# i0 U; \+ f6 S: n

# J: E9 e/ A% J' D1 n7 J, T9 C        德韦特先生到达广场旅馆时,依然密封着的那串珠子,已经在母亲的手袋里。德韦特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,看起来像一个美国的参议员,母亲和他一起穿过大厅时觉得自己成了别人羡慕的目标。当她乘着为她准备的华贵轿车回到那家首饰店时,她自己也感到确实很新奇。
( i! ]1 C4 j; n8 T  I) ~: E  n! g+ @" X( ]3 j5 E( `% }! \& L9 P+ e
       到了首饰店,德韦特先生引导母亲穿过陈列着钻石红玉的柜子行列,穿过放纯银器和上等玻璃器皿的地方,走到最里面一个设备精美的房间。母亲在一张桌子旁边坐下,在她面前铺了一块厚厚的黑丝绒台布。
! f; Q7 {& W9 q* `+ V, I: j0 w9 C: C& v/ N- s
       “串珠子的是我们的杜勃莱先生,马上就来了。”德韦特先生说。 , T1 @8 U6 X, _0 c* y

; P3 G% U% f! @( D( |% |3 E% Y         杜勃莱先生是一个矮小的法国人,尖尖的脸孔,上唇留着一撮别致的胡子,不久就鞠躬如仪地走进了房间。他坐下以后,在台上放了一盘工具,把丝绒摩平,伸手去拿广场旅馆的封套。大家看着他用纤细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把封套打开,让珠子滚出来。他刚要带上眼镜时,突然愣住了,手在颤动,犹疑了一下,然后匆匆忙忙地把眼镜戴好。他仔仔细细、目不转睛地看那些珠子,突然嘶嘶地吸了一口气。 # A9 x$ c. y, Q: u8 k  P" i

% G9 u. ^5 a  Z2 `0 c& `       “夫人的珠子给人偷了!”他喊叫着,“快点把警察叫来。这些可不是珍珠。”
  o% a) K6 Y6 x  E9 P+ X1 [( R" I1 z" k# C  w
        母亲眨了眨眼睛。“噢,我相信不会的!”她说,“广场旅馆每一个人都那么好――我――我不相信他们会做这种事!”她俯下身去细看那些珠子。“没有,”她说,长长地透了一口气,“这些正是我的珍珠,没有错,我清清楚楚认识那个合扣。是用金子和钻石做的鸢尾花式――当然不是真的钻石,不过这个合扣非常别致,你说不是吗?”
  y" V% B7 G; }1 K# e6 Q7 O% L' q; y
' v: b' Y. a! j# L        母亲望望杜勃莱先生,又转过脸去,望望德韦特先生。德韦特先生满脸通红,看上去像是就要脑充血的样子。那个矮小的法国人则面色灰白,紧紧抓着椅子的扶手,张开了嘴巴,可是没有声音出来。 3 |4 B0 ?$ E& Q% j1 R- e

7 Q; K$ _- K7 z$ {. k7 c2 h# g6 D     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母亲惊讶地问。 ( Q, D, o4 A3 W* p

3 a4 g  L7 r1 P# k" K: @        最先恢复说话本能的是德韦特先生。他说:“夫人,你现在坐在世界上最有地位的珠宝商的密室里,阿加罕曾经坐过你坐的这张椅子,看我们给他那些无价的翡翠设计新的图样。英国皇太子曾携着他传家的宝石走进这个房间来,讨论怎样重新镶嵌。尽管如此,我们也没有太自负而不愿替美国公民重串珍珠。可是,夫人,我们可不穿只值八角九分钱的假珠子!”
. O; m( V' T" o; V6 H2 [- s. R3 c0 \
       母亲正襟危坐。“我认为你十分无礼,”她以冷峻的口吻说,“这绝对不是九角八分钱的珠子。这些珍珠是我的女儿送给我的。我从来没有过问价钱――这种事情我敢说你完全不能了解――但是我知道这些珍珠虽然不是真的珍珠,却是好的珍珠。如果你不愿意重穿,尽可以拒绝,可是你的态度实在太没有礼貌了。”母亲话说完时,德韦特先生已经恢复镇定,站起身来。 7 s& p; N$ ^8 C  F( X

7 F% u# Y' _, X& [9 a       “夫人说得对,”他说时,恢复了像参议员的风度。“错在我们。请您原谅我的失礼。就因为我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――不过不提这个也罢!是我们错了。
. J* r1 D' W5 h: h* Z. @; d) N# D5 \, c/ ~
        杜勃莱,立刻动手给夫人重穿――啊――夫人的珍珠――” . ?& v& X  R* s' |" _" R
  w$ d8 ]! a- l% T! d6 |3 u
        “噢,真是多谢你了!”母亲脸上又露出了笑容。# G/ f2 y$ h! v; W5 P. O1 E

, ~1 S& C; @3 I3 b# F2 b        “而且我们不收您的费用!”德韦特先生又加了一句,一脸痛苦的表情,但那却是豪爽的忍痛的表情。 4 W7 W6 @; h/ {

: c4 I4 D$ U1 S- w( I- `
冰城在线 - 哈尔滨生活娱乐门户网.
www.bczx.cc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