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|忘记密码?

冰城在线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交友

社区广播台

从餐馆服务员到亿万富翁:85后域名大神的发家人生

查看: 21204|回复: 0

从餐馆服务员到亿万富翁:85后域名大神的发家人生 [复制链接]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7-8-14 12:03:01 |显示全部楼层

35ffa846fe148074cb17fe44a18d9787.jpg


* E& G1 g, ]) k# K1 U/ o, [! T
- A. K6 n  q4 W" W       读高中时,深度网民杜均天天泡在论坛里,每个月还能靠打网络游戏挣个1000元零花钱,后来退了学、打过多份零工,但不到30岁,就已跃升成了亿万富翁。
1 O$ X& {' K# u! O  b' p5 n' G" ]! B' F& P
       赚钱,赚钱,赚钱
- h, u9 P+ D8 C' a0 ]; e4 ^! X
       问起杜均小时候的梦想,这位1988年出生的重庆男生并没有说出一些高大上的职业,只是不假思索地吐露俩字——赚钱。1 O  |& N& ?6 r/ Z3 @5 j
$ D! T8 j5 b- q% Q. j  O
       杜均小时候住在重庆开县周边的农村,贫困县的经商氛围浓烈,“全球经济看犹太人,中国经济看温州人,重庆经济看开县人”,这些口诀杜均从小就能背诵。
: R: G+ p0 d; r& \
$ U" J! m2 u+ Y       杜均的父母也都是生意人。父亲的从商经历颇为曲折:带了一两百工人去上海拆房子,结果有人受伤了、赔了钱;带100多人去深圳砍树种树,工人把山给烧了,结果人还被抓了;养了猪呀鱼呀运到广东卖,结果东西在路上死了……7 u: G7 Z4 F, `% V  y/ R$ Z
1 k% Z0 y( g; j4 ~+ ~
       生意失败的父亲常常要遭受来自做保险生意母亲的苛责,家里总有人上门催债,父母于是常常吵架,吵到最后都会具象化到钱上,这也直接催发了杜均对金钱的渴望。“我要赚很多钱,倒不是说我非常渴望变成有钱人,就觉得钱可以解决家庭纷争。”回忆起儿时不悦的经历时,杜均淡淡地说。
7 K- u" h; q5 T! x" G4 {4 X& n
, c. i( `1 _) G4 B       和杜均相处过的人可以发现,他身上葆有超出同龄人的淡然与成熟,这多少与他很早上学、很早进入商海关系甚密。
. d% d6 O# g3 |, u& L8 L. L7 [# O1 o8 h
        三岁那年,几乎所有同伴都还在玩乐时,杜均已推开小学一年级的大门。念到了五年级,他开始琢磨各种赚钱机会,他在宿舍里倒卖芝麻糖,在镇上卖鸡蛋,收购同学的大米贩给粮店……10岁前的杜均已尝过生意人的多种滋味。
! _  ]+ v" N7 W
+ q: C8 h! x6 B" {0 |1 G, ^. @

8ef90bc3e5b385a119e9f1a781b1d0cf.jpg


( S2 W8 w$ D: J5 P& _9 J% h
4 r- S( v6 n1 w+ ?       最开始卖东西,杜均还会顾及别人的看法,但一毛一毛的真金包银落入钱袋子后,他索性也就收起面子、无拘无束干了起来。“我不需要寻求别人的认同,我只需要寻求自己的认同。”这句话后来常被他挂在嘴边,用来对抗那些所谓的委屈、不爽、不高兴。1 @1 S) F" N% b: L0 l
! V( H5 C. M! K* q; O  z5 ^- a' n2 t. S
       念初二那年,镇上开起了网吧,连着几根网线的电脑,却彻底改写了杜均的命运。在那之前,他是名列榜首的优等生,是总在现实世界里做买卖的商贩;在那之后,他是成绩一落千丈的差等生,是总在网上寻思发财机会的深度网民,那个虚拟世界更能吸引他的目光。
, f5 b6 J  c/ C1 I2 d* q1 N' i' ]; _7 c4 C* g4 q
       触网后,杜均一开始走的都是惯常的赚钱路子,比如打游戏卖装备、建网站赚广告点击费,后来一个陌生的词汇——域名投资,开始蹿入他的生财清单。
4 l; E: W! k3 t6 l: k8 G
& a1 Z* t# L* o! h0 Q5 b       2003年,新浪、网易、搜狐三大门户全面盈利,中国互联网企业开始征服纳斯达克,年仅32岁的丁磊以75亿元的财富登上了胡润中国内地百富榜榜首,追赶风潮的杜均也萌生了注册资讯网站的想法。& i% x) T% Y# `; ^( A* E
7 ?8 V) |: N/ u- @/ E/ L2 Z6 G
       高二学生杜均原本打算模仿雅虎创建一个名为喜虎的网站,很快他发现xihoo.com域名已被人抢先注册,后来找持有者一问,对方开口要价1万元。“自己家里全年收入也不过就这么多”,杜均被这个价格刺激到了,一搜索发现,域名大玩家蔡文胜、姚劲波等发家致富的帖子已在论坛里流传。2 I) V! w8 f0 c- }8 Z) ]  q, X* Y
# _  e' a1 [3 e3 t0 O
       接触域名圈之初,手头还不怎么宽裕的杜均并没有入场,他只是天天泡在域名论坛里,看着各种交易信息不断袭来。到了2006年底,.cn域名注册费降到了5块钱,圈子里的人蜂拥而入,杜均踩准时机,一下注册了几十个域名。+ e4 P4 P* y  j$ O, ]8 s0 ]
, H4 K1 c) w4 Q4 r0 u! s
       随着注册价格再度走低,杜均开始大范围进场。如今他依旧能清晰记起2007年3月7日这个日子,当时正在宁波度假的他看到一则消息说,可以1块钱注册.cn的域名,他当即抢注了10个域名,之后一个月又陆续注册了1000个。8 Z0 ~. n- \+ s6 i% ^: v

( e, y6 h" D) H       行情好的时候,一个普通域名也能卖出千元高价,通过买了又卖的滚雪球方式,杜均在其后两年陆续注册和收购了2万多个域名。和很多做域名投资的亿万富翁一样,杜均也借由投资赚取了人生第一桶金——如果这桶金以千万元级别起计算的话。
5 A4 |9 R) u; a' Q6 a, b+ z* A2 V! k% c2 e; R/ B  U
       圈子里90%的投资客都在亏钱,很多人只能赚简单的信息差,但资深投资客往往赚的是时间差。自从2007年做域名交易尝到甜头后,杜均每天晚上都会花上1个小时浏览域名相关的行业新闻和交易信息,并且常常记录其它域名卖了多少钱、交易金额是多少,这个习惯他整整坚持了七年。5 B% o7 u3 w- e6 Z5 P8 e+ i

2 {$ e7 `! W5 w$ p/ Q6 F( Q       杜均关注那些升温的行业和公司,一旦留意哪家将有大动作,便会把域名收购过来。美团爆发那一波,杜均收购了40多个带“团”字的域名,一下赚了几百万。类似的趋势投资案例数不胜数。在做域名投资之前,杜均并没有任何投资经验,他不炒股也不炒房。在杜均看来,玩域名最核心的要对价格敏感,知道域名值多少钱,能卖多少钱。
% ?0 z3 B. u# V" a) c
: a8 d* x! `/ J: X6 w       储备大量交易记录的杜均,对数字变得越发敏感,他出手时谨慎地遵循心理价位而不是被高价位牵引,“只要达到我的心理价位,我就会把它卖掉,我不太去看,到底赚了多少钱”。
. `& Q' s. n6 M& w0 W0 N' q4 U+ f, q5 e, H2 p% q* I" y
       这种克制很少让杜均在投资市场里栽跟头。他训练克制力的方式通常是打德州扑克。“我会想,到底这把是要赚钱,还是要牌面100%胜,如果不是80%以上的胜率,我宁可这把不赢钱,但我要保证头脑清醒。”德州扑克不是杜均眼里轻松的输赢游戏,而是他对抗自我欲望的一个试验场。
+ n( R8 B& l3 g- i4 W- `  y8 m+ t, I) q) e2 O
       退学少年北漂
8 y: r3 m% a  s+ V
1 ^1 n5 k  ^0 E7 b- d& y1 E       杜均从不喜欢被人贴上域名投资者标签,按他的话说,那只是自己的副业。如果说做域名投资的目标,杜均期望是稳赚不赔,那么他的职业目标,则是可以逐步掌控职场决策权——最后当老板。' C8 H/ d7 m8 j

) m7 V+ L2 T6 S' \/ E1 l       从小善于摸索各种赚钱方法的杜均,早已不再循规蹈矩地走着“好学生”道路,因此学习成绩好坏并不是他最在意的事。+ I" x9 S8 V+ ?; k% c% d
: g+ y+ L3 Y5 _' a
       2005年,“差生”杜均只考上重庆当地一所专科学校,大学对他来说,更多是上网混日子的场所。他翘课,也不参加考试,后果就是——被学校勒令退学。
; W* `- l: Q! A8 S! I$ T$ U
. _0 _. s: ^. c1 z  J5 B+ ^       如今回忆起这段大学往事时,曾攻读计算机专业的杜均只重点提及两点:1、只要不阻止自己上网和赚钱,学校爱干嘛干嘛;2、母亲同意自己退学,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决定。
6 W% }7 b; c  B
6 i* ?/ c) d( S4 I5 t4 @       退学少年的归处直接指向了北京——中国互联网最发达的城市,抑或说,自己最多网友所在的城市。5 R' H+ ~; o: |

7 Y$ c( q$ Q! |  K# ?* C       按理说,一个身上拽着几万块的北漂少年,怎么着都可以先逛逛游游,而不是匆忙安顿自己的营生。可是刚到北京第三天,杜均却在宾馆附近找了家牛肉馆,开始做起了端菜上菜的服务员行当,一个月的工资只450元,还不如他打几局游戏来钱快。1 J/ ?$ d' x+ j% }! ^7 k  k

: w$ T- C  _$ T" j2 q       受目标驱使,杜均总有一套自己的选择逻辑——他看中的是餐馆包吃包住,业余时间还能在网吧上上网,更重要的是,习惯说重庆方言的自己必须勤加练习普通话。, w! f$ W; I# o  M3 p

, K4 Q( ?( {( |4 d4 F8 T+ x       两个月达成练普通话的目标后,杜均即刻挪地,去了隔壁网吧当起管理员,以便系统地学习计算机技术,干了几个月后,他随即又转往一家KTV打工,尔后还跟朋友合伙卖过服务器、虚拟主机。
/ A! l/ B' m' y0 G- {
8 f% z- X! I( t) w

2065e2dc38ee0f63f40a097154bd7d37.jpg

% V* d$ Z& M1 {6 E/ ~
. U3 O6 T* `/ o" O" q- |
       折折腾腾几番,直到正式加入Discuz论坛,杜均才迎来安定的职场生涯——从Discuz的商务专员一路干到了被腾讯并购后的Discuz产品线负责人,一待就待了7年。
4 A. R( d. q; u; Q1 t
0 F9 z8 y9 Q) s6 }; E& a. w       在Discuz,当时杜均就想弄明白它的免费模式到底是怎么做的,公司又是如何赚钱的,至于薪水和职级,他压根不在意。即便工资拿得最少那一阵,他自称也总在卖力干活,别人早上9点钟上班,他就8点钟到,别人6点下班,他就加班到晚上12点,一副“拼命三郎”的姿态。2 y- ?/ b8 a7 X. \9 D) g, W" ]
7 X5 B0 Z8 I7 d# R
       四年前,杜均离开腾讯后,去了一趟西藏,算是与自己的打工生涯做了个告别。2013年6月,火币网创始人李林拉杜均一起创业。踩着比特币兴起的风潮,和李林等人一起运营交易平台的杜均又稳赚了一把。! i8 T5 g7 F8 K
3 D/ O6 G6 n' Z7 h7 a7 M
       做比特币交易平台,赚钱的同时伴随诸多负能量:有的投资者亏了钱,会直接拿着菜刀跑到杜均办公室大闹,扬言要杀了他;还有的投资者则会直接威胁他的家人,跟他母亲说儿子出车祸了……* _8 u0 d) J0 |% ^: O

# @- z' b: V) `$ Z       就在前不久,杜均离开了服务四年的火币网,他创办了自己的投资公司,做起区块链产业相关的生意——从此真正当上了拥有一票否决权的老板。未来5到10年,他把筹码押在了区块链这个“风口”上,尽管圈内不少人认为,目前区块链还只是一个炒作概念。
3 F  x& o2 j9 ~; W4 ^# [- L
7 S. C3 |& g; c( O; P. b       人生排序,家庭第一
1 R4 Y( \2 |9 I7 g
' v1 O/ U; b- F4 t+ X1 F       杜均的母亲每次来北京时,都会在他办公室拍上几张照,然后逢人就夸“儿子在北京可牛了”。对于母亲的这种行为,杜均从来不曾反感,“只要我妈高兴就行,怎么高兴怎么来”。
: L( d3 c$ |/ I' f
# A- y5 B2 W) P       小时候每次做错事情,杜均都会被母亲追在后面满街揍骂,但亲情依旧是他的暖心所在,不管工作如何忙碌,杜均如今都会每两天跟母亲通上一通微信视频。$ M/ t1 n7 J7 V" K7 N1 E

% ?* `  g6 L! d       有时回到老家,母亲也会要求杜均穿成大老板的样子,杜均这时也很配合,扮成一副有钱人的派头。不过熟悉杜均的朋友都知道,他并不是一个物欲追求者,他可以半年不买一件新衣服,对新潮产品和奢侈品也不怎么关注,送给自己的奖励也就是出国买买手表。3 z' b: X+ ~  {' f' K2 Y! R
2 z4 A0 c8 F3 K2 _& `$ n2 E, d# X
       等到真的成为有钱人后,杜均发现,钱并不能解决父母的感情问题,该吵时家里照样吵。某种程度上,对财富和目标的追逐,也让他丢失了部分真性情。
* A$ ]- X, U. j+ l" ?4 y( M& W) i! n5 l; O* [: `+ f
        “有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挺可怜的,为什么说可怜?别人都很嗨皮、很爽快的时候,我不能融入到那个状态里去,我还在思考。”杜均说。/ Z( B6 z3 D& m" J

, B, K. \  w- [# j0 }        在赚钱和谈论如何赚钱之外,杜均直言自己是个无趣之人。他没什么娱乐爱好,哪怕玩跳伞,也只想试一试,看看跳伞过程到底能不能叫出来。

" K8 E# [" t# o
+ N& Q" L' ]1 h" C

dec6f2a572984eff637da284c9248a00.jpg


+ b3 J, E, m; h5 Y  Q2 k& A, b9 G: H1 ], u) f1 E9 m% w* g+ `
       最近一位企业家朋友在朋友圈讨论起《冈仁波齐》,这是一部讲述朝圣路上11个人真实磕头跪拜的小众电影。“那不就是描述一种生无快乐、死无悲伤、所有东西都按照目标行走的生活状态吗”,杜均很快联想到了自己的生活状态,并且对自我展开了一番批判,“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呢?没有血肉,死尸一具。”$ w& |8 q6 A9 n' N* i; f  ?
- t( i7 z+ d! c) ]2 y! d4 ?
       如今他慢慢逼迫自己“反叛”起来,希望高兴了也可以喝喝酒,放松放松。' J& n" D( s& J! c$ R3 ?" e: \

& c6 e  ]! Z3 e/ ~       而女儿的降临也正给杜均打开一个情感出口,“她的一个笑,一个哭,我马上就心动了”。
/ x' ?0 _" F9 [8 \
) p4 e% t* }/ ?3 s8 d" \$ g       去年女儿出生后,杜均的生活发生了很多变化,他可以一天24小时围着女儿转,腾出大半年的时间陪伴孩子、看着她每时每刻的变化。
' @  `' b$ D5 ?! C) _- u' H4 |# r! X2 ]6 n# A8 `$ k, |
       杜均说,如今自己的信仰就是家。“只要我女儿一个招呼,我就会屁颠屁颠跑过去,她如果叫、哭,我就会赶紧把车门打开,回来又陪上她半个小时。”
0 ?5 |7 G  T7 l9 r4 j* R% K( x( J1 Q  u9 N' N2 m$ v" f- o' @- E
       在给人生追求排序时,杜均这样列:第一害怕失去亲人,第二害怕失去理想,第三害怕失去健康,第四才是害怕失去钱。% G6 p8 j- \5 _- o0 G9 S

$ m7 b& t1 I# K# \, k3 N+ d: K       小时候,从家中窗外望去,杜均一眼就能看到刘伯承的雕像。这位开国元帅是开县最有名的人物,他在指挥攻打丰都县城时,一度右眼中弹致残,疗伤过程中,为了不损害脑神经,他强忍钻心的疼痛,坚持不施麻药,为其主刀的德国医生因此叹其为“军神”。刘伯承的名字和他的这些事迹,从小就印刻在杜均心间。" Y( I9 ~  K: ?9 V# E' k+ H
5 X6 m4 F! g6 E) z* c
       杜均也希望,多年之后,当后代甚至更多人谈论起往事时,有人还能记起他。“目前我可以投更多的企业,帮助他们成长,至少这些人是记得我的。”杜均最后说。
* {$ }2 P, |+ w) ~, j/ L


1 d( b: b$ t0 |# _6 Z: S(华尔街见闻)

冰城在线 - 哈尔滨生活娱乐门户网.
www.bczx.cc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回顶部